铜梁视窗   发布于 2017-09-12 访问人次:129
导语:还是老套路,您有两张卡涉嫌非法洗钱,请将卡内欠款转移至安全账户。
一通电话 男子半辈子血汗钱被骗走

来自涪陵区公安局的消息,家住重庆涪陵的陶林(化名)怎么也没想到,接听了一个陌生电话后,自己半辈子的积蓄瞬间化为乌有。

2016年5月5日上午九时许,陶林的手机响了,来电显示为一个陌生号码。“我接了电话,对方自称是湖北省公安厅办公室的一名警察,他告诉我,他们在侦办一起杨某洗钱大案的过程中,从嫌疑人住处搜出了多张银行卡,其中有两张是在我的名下的”,陶林说,他告诉对方自己并不认识杨某,银行卡的事儿他不知情。

“对方告诉我不要着急,他们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核实情况,一旦查清案子跟我的确没关系,肯定会还我清白,所以让我配合他们调查,对方称一会将有具体负责办案的民警跟我联系,就挂断了电话”。

随后,陶林又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电话,对方称是湖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“肖警官”,称陶林卷入了一起特大网络洗钱案,如不配合调查,马上将会接到“公安机关”的传唤通知书,甚至会列为网上逃犯,对他进行全国通缉。对方还主动提示陶林,可以对他们的来电号码进行查询,以确认信息来源真伪。

挂断电话后,陶林通过某平台对来电号码进行了查询,显示该号码的确是湖北省公安厅某科室的座机电话,于是他信以为真,便立即回拨了电话。

“肖警官”在电话中告诉陶林,他们也愿意相信陶林跟“案子”没有关系,但必要的情况核实他们仍然要进行。因“事关机密”,“肖警官”让陶林就近找一家宾馆,在宾馆房间与其详说,还说本次通话全程录音,所以不能随意挂断。“其实这就是骗子的惯用伎俩,目的是让我不与他人接触和通电话,以免被人识破,导致下一步诈骗行为无法继续进行”,陶林回忆说道。

“我按照对方要求,在附近宾馆开了一间房,对方问我一共有几张银行卡,卡里面一共有多少钱?我根本就没想到他们是骗子,就告诉对方只有一张工商银行的卡,里面有21万元”。“肖警官接着说道,你现在马上去就近的工商银行重新开一张卡,将原卡与新卡进行绑定,并注册关联电子银行账户,然后把卡号跟密码告诉我,我们会联系银行进行查询,看你卡里的钱是否跟杨某洗钱案有关系”。

“后来回想起来,自己真是鬼迷心窍,意识完全被对方控制,让我干什么我都如实照办,就这样一步一步落入了骗子的圈套”,陶林悔恨地说道。

操作完这些,已是下午四点,对方问陶林还有没有其他银行卡里有钱,他们需要全部查询后才能以证清白,想到另外一张银行卡里面还有8万余元,但是自己老婆的户名,就没有告诉对方。“他们太狠了,如不是我留了个心眼,最后八万也被骗走了”,陶林心有余悸的说。

跨国诈骗集团精心设计骗局 说辞全按“剧本”走

当天晚上,陶林将此事告诉了老婆龚女士,龚女士一听便觉得不对劲,麻烦找来陶林手机查看短信,一查才得知,卡里的21万悉数被人转走,忙活了半辈子,靠帮酒店、饭馆打扫卫生、处理泔水的活路好不容易攒了这点钱,却在几个小时内被人骗的干干净净,夫妻俩顿时觉得天都塌了。

冷静下来的夫妻俩随即向涪陵区公安局报了警。警方初步侦查发现,自称“肖警官”的人给陶林打电话时,使用了改号软件,来电显示的“警方”电话号码实际上是由境外打来。

“这是近段时间接到的多起类似诈骗的警情之一,涉案金额达45万余元”。负责办案的涪陵警方电信诈骗大队杨玉龙警官介绍到。

涪陵警方将多起案件并案侦查,发现该系列案件的背后组织异常庞大,团伙组织严密,分工明确,采用公司化运作模式,不仅有精心编写的“剧本”,还形成了“三线联动”的行骗流程。

其中,一线话务假冒“公安机关”民警,称受害人身份信息被人盗用涉案,或涉嫌拐卖妇女儿童的刑事案件等,并告知受害人“涉案地区”的公安机关某单位的报警电话。诈骗团伙使用改号软件假冒的正是公安机关的报警电话,让受害人“查询真伪”后更容易信以为真。

随后,通过网络改号后的二线话务假冒“公安机关”“检法机关”等向受害人发送精准信息的“逮捕令”“通缉令”,使受害人深信不疑,并在心理上产生恐惧感。

三线话务人员则专门负责与受害人保持长时间通话,引导受害人进行银行转账,提示受害人通过银行或是利用网银转账操作至“安全账户”等,直至完成诈骗。

历时一年 辗转四省六地 涪陵警方重拳出击

警方介绍,锁定相关证据后,办案民警兵分多路,对国内为诈骗团伙提供电话卡、银行卡的涉案嫌疑人开展收网行动。

民警先后在河北石家庄,河南郑州,广西桂林及北京等地抓获了嫌疑人董某、刘某、张某,分别从其住处搜出了银行卡百余张,作案手机16部,电脑7台,追回赃款45万余元。

同时,涪陵警方将案件情况层层上报,争取公安部及涉外机关的支持,案件正在进一步深挖中。

警方提醒

对于以“公检法”、电子商务网站客服人员等名义打来的陌生电话要保持警惕,不要轻易进行转账操作,发现可疑情况,应及时报警。

关键词 电话骗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