铜梁视窗   发布于 2017-09-13 访问人次:147
导语:重庆铜梁网(记者 郝好)初秋时节,在城区建设路15号徐草药铺的阳台上,一丛丛月季含苞待放。别人家的阳台通常都种满花花草草,而这个草药铺侧门的阳台上除了有月季,还种满了陈艾、紫苏等中草药,非常引人注目。
刘启明的草药情结:“药痴”原是“深情人”


刘启明的中草药铺里堆满了中草药。

  重庆铜梁网(记者 郝好)初秋时节,在城区建设路15号徐草药铺的阳台上,一丛丛月季含苞待放。别人家的阳台通常都种满花花草草,而这个草药铺侧门的阳台上除了有月季,还种满了陈艾、紫苏等中草药,非常引人注目。

  56岁的老中医刘启明在这家草药铺从医已经二三十年,如今每天仍坚持坐诊。除了种草药,刘启明坐诊之余最大的爱好就是挖草药,“我想宣传中医文化,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中草药,让中医能够得到传承。”刘启明对记者说。

  妻子患癌去世 他发狠苦学中医

  近日,记者顺着刘启明搭在铺子侧边的竹梯,爬上了这个种满中草药的小阳台,看到了十多种不知名的中草药。“这些都是我种的草药,有陈艾、开头健、紫苏、月季等十几种。很多人以为月季是一种花,其实月季也是一种草药,月季花又叫月月红、月月花,它不仅是观赏花卉,也是一味妇科良药,有活血调经、消肿解毒之功效……”望着满眼的中药草,刘启明打开了话匣子,一一给记者如数家珍般地介绍了起来。

  阳台里面便是刘启明摆放中草药和坐诊的地方,在这个60平方米左右的草药铺里,到处堆满了一捆捆的中草药。“铺子里摆放了七八十种中草药,有些是挖来的,有些是收来的,老家大庙还种了一亩多地的草药。”刘启明说。

  “这个草药铺是祖传下来的,解放前就有,有100年的历史了。”刘启明告诉记者,他出生在大庙镇的一个小山村里,妻子徐世会是徐草药铺第五代传人,1996年,刘启明从原铜郭供销社下岗,开始跟着妻子学中医并接手了徐草药铺,六年前,妻子罹患癌症去世,伤痛过后,刘启明从此一心沉入中医药世界,并迷上种草药帮助别人。

  刘启明说,他平时守着草药铺,鲜少出门,但是只要出门,游玩之余就会采集中草药,可谓休闲工作两不误。他种植草药会给每一种都挂上牌子,写明草药的名字和功效。

  “妻子因为癌症走了让我很伤心,我想努力做点什么。很多人只是在书上看到过这些药材,从来没有见过真实的样子,我自己种,一方面治病救人,一方面可以当做标本。”刘启明说,他永远不能忘记妻子知道自己病情时的那种无助感。“她之前是那么健康,那么乐观,谁也想不到她会这么走了,而且无药可医。”妻子被确诊且被告知时,一个念头跳入刘启明脑海并扎根心底:一心一意经营草药铺,倾尽所有去钻研中医,无论有没有成果,将后半生的所有精力放在草药铺上。

  寻访百草曾掉下悬崖

  为了寻访百草,刘启明的足迹走遍了铜梁,爬巴岳山挖血藤、到西泉峡谷挖艾草……几乎一有空闲时间刘启明都在进山采药的路上。刘启明寻找的草药主要生长在岩壁上,能长这种草药的地方都人迹鲜至。刘启明需要带着砍刀一路砍将过去才能到达目的地。“很辛苦,但我真的没想过放弃。”刘启明说。

  有些经历,刘启明说他会“永远铭记在心”。2011年7月的一天,刘启明在巴岳山采药,由于湿滑,不慎从崖壁上掉了下来,幸好只是手脚受了点皮外伤。

  多年来,算上路费,以及请人采药的费用,刘启明采药花费了不少钱。“喜欢我就去做,不会考虑其他。”

  “药痴”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

  刘启明说,他也没想到会如此痴迷草药。为了和草药近距离接触,他将门市从原川剧团打铁街搬到了建设路,两年前,又从楼下门面搬到了有阳台的楼上。“这里比较清静,房子比以前的大,还有个阳台,房前屋后都可以种中药材。”

  多年从事中医让刘启明在铜梁坊间有些名气,街坊邻居、亲朋好友身体不舒服,总会找他去配几味药。“能调理一下的我尽量帮忙,没有把握的我都会推荐他们上医院。”刘启明说。

  “可惜现在挖草药的年轻人不多,大都是八九十岁的老采药人,以后采草药的人越来越少了。”刘启明遗憾地说。如今,刘启明的一儿一女均在重庆工作,他一个人经营着草药铺。

  “现在的年轻人都相信西医,学中医、采草药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,中医的把脉、听声、针灸、推拿、拔火罐等传统疗法被摒弃。古人说‘上工治未病’,现在却连能对症看病的‘下工’也越来越少了。”刘启明呼吁年轻人多关注一下中医历史,也希望中医能有越来越多的传承人。